合作伙伴

法国驻中国总领事馆
日本领事馆
意大利领事馆
葡萄牙领事馆驻上海代表处
韩国领事馆
德国领事馆
荷兰王国上海领事馆
俄罗斯商会
中国铁道科学院
中国生命科学院
中国石化集团
壳牌石油(英国 / 荷兰)
通用汽车(美国)
戴姆勒克莱斯勒(德国)
丰田汽车(日本)
通用电气(美国)
安盛保险(法国)
惠普(美国)
索尼(日本)
麦德龙(德国)
瑞士信贷(瑞士)
波音(美国)
辉瑞制药(美国)
东京电力(日本)
巴斯夫(德国)
皇家飞利浦电子(荷兰)
巴西石油(巴西)
桑坦德银行(西班牙)
布依格(法国 工程与建筑)
国际旅游联盟集团(德国)
东日本铁路(日本)
默克制药(美国)
芬奇(法国 工程与建筑)
普利司通轮胎橡胶(日本)
西门子通讯设备公司
摩托罗拉上海代表处
Roca 苏州有限公司
海尔集团公司
移软科技有限公司
中科特车有限公司
中植集团有限公司
永泰红磡房地产集团公司
索尼爱立信公司
格兰仕集团有限公司
圣戈班中国投资有限公司
摩根史坦利上海代表处
清华大学经管学院
中欧国际工商学院
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
亚洲公开大学(澳门) 台湾成功大学
日本早稻田大学
韩国釜庆大学
电子工业出版社
机械工业出版社
三联出版社
出国留学网
SEO优化协会



Home  首 页 »  行业动态 »  简体中文版 » 

著名作家何塞·卡洛斯·索莫萨携成名作中译本来到上海


作者:翻译 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2-07-12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

西班牙著名作家何塞·卡洛斯·索莫萨携成名作《洞穴》和《谋杀的艺术》中译本来到上海。在《洞穴》中,作家塑造了一个“观念洞穴”中的奇异世界

  孙行之

  [ 索莫萨对“翻译家”的塑造成为这本书最为特殊,也最吸引人的地方,正是这个人物的设置,令文本打破了现实和虚构的疆界。“翻译家”不仅是执笔翻译这本书的人,也包括所有从文本中寻找观念和真相的人即阅读者。而作者纯熟的写作技法,比如叙事突然从第三人称转变为“你”,也让读者仿佛置身于现实与虚构的边界 ]

  索莫萨在《洞穴》和《谋杀的艺术》中译本推出之际来到塞万提斯图书馆举行了三场读者见面会。一连三天,这位作家始终滔滔不绝地谈论着自己的创作。面对粉丝的要求,他也总笑着回应。

  作家三句话不离文学。就连三天里穿的不同颜色的t恤也能让索莫萨联系到自己的作品:“每一种颜色背后都有不同的含义,就好像《谋杀的艺术》,每一章都讲述一种颜色。”

  相比于《谋杀的艺术》,《洞穴》无疑为索莫萨带来更大的荣耀,也因此被贴上“索莫萨代表作”的标签。这部小说已经被翻译成30种语言,获得多项大奖,其中包括英国犯罪推理类小说的最高奖项“金匕首奖”。

  三天的讲座后,索莫萨在塞万提斯图书馆接受了《第一财经日报(微博)》的专访,讲述他用“观念”营造的异色世界。

  令译者汗毛倒立

  《洞穴》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小说,讲述了一个由两条线索串起来的故事。主线是一系列发生在古希腊雅典的残酷无比的杀人案。死去的三个青年都是柏拉图学园的学生,也是学园教师狄亚格拉斯的爱徒。这位内心纯良、忠实信奉柏拉图的哲学家为了寻找真凶,请来著名的“解谜人”赫拉克勒斯。与感性的哲学家不同,解谜人信奉实证与逻辑,只根据自己看到的东西解谜。然而,极为自信的赫拉克勒斯却被裹挟到一个个无法破解的谜团中,一步步进入一个残酷的非理性世界。

  故事的另一条线索,则是一位现代翻译家在翻译《洞穴》的过程中经历的种种威胁。他生活在想象中的未来,通过脚注记录想法。翻译过程中,他时不时会与作者对话。最后,他遭到绑架。他与自己翻译的人物一样是一个虚构的角色,但却并不自知。随着故事的结束,他的世界也随即坍塌。

  “《洞穴》被译介到德国时,德文译者曾经在一次活动中说:‘我最大的感受是,我庆幸自己还活着。’”索莫萨笑着表示。无疑,译者的话给作家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如作家所愿,感到置身其中的不只是德文译者,该书中文版译者李继宏也在《译后记》中写道:“(他)为脚注中那名翻译的不幸遭遇而汗毛倒竖。”

  索莫萨对“翻译家”的塑造成为这本书最为特殊,也最吸引人的地方。正是这个角色的设置,文本打破了现实和虚构的疆界。而作者也体现出纯熟的写作技法,比如,突然从第三人称叙事转变为“你”也让读者仿佛被置于现实与虚构的边界。在《洞穴》中,“翻译家”的定义不仅是执笔翻译这本书的人,也包括所有企图从文本中寻找观念和真相的人,即阅读者。这位曾有十年精神病专业学习和临床经验的前医生相比于一般作家,也许更懂得如何将读者的心与自己的笔连接在一起。

  然而,让这本书焕发异彩的“翻译”一开始却是作家“计划外”的灵光闪现。“当时,《洞穴》其实已经完成。我突然想要再加入一个角色,为此我犹豫了一周,问了自己的朋友,也问自己的妻子。”在上海第一天的讲座中,索莫萨提到了这个重要角色的“出生”过程。

  一周的犹豫之后,是为期一年的漫长改写。在专访中,索莫萨说,翻译的故事虽然只在脚注部分出现,但却涉及整本小说在内容上的呼应。“翻译的到来基本上颠覆了原来的《洞穴》,我差不多是重写了一遍。”正是漫长的改写,让两条主线精巧地对接起来,形成了一种美妙的跨时空呼应。

  真理不可知?

  《洞穴》将故事放在了古希腊的柏拉图学园,故事和人物对话都呈现着浓厚的哲学意味。“我希望通过《洞穴》表达这样的观点,即我们看到的世界并非它本身。科学即便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,真理却远远不止这些。”当被问到小说的哲学意义,索莫萨说。索莫萨想要表达的观点丝毫不艰深,甚至无新意。但作为小说写作者,他构思了一个精妙的故事。

  索莫萨对小说的主人公们如此解析:“三个主要人物各自代表着一个古希腊哲学流派。柏拉图学园的老师狄亚哥拉斯是感性的人,同时他代表着柏拉图学派的观点(认为真理就在观念之中,经由思辨即可获知)。而理性、明智的赫拉克勒斯则代表着超越那个时代的亚里士多德学派。克兰托则是一个完全的直觉主义者。”

  除了三位推动故事的主要人物,索莫萨还安插了一个有趣的角色:解谜人赫拉克勒斯的女奴庞丝卡。因为以“能够读懂人类的脸庞和事物的外表”著称的赫拉克勒斯,却唯独无法理清她脸上错综复杂的伤痕,因而心烦意乱地令她戴上了面具。庞丝卡不但戴着面具,还因为被割去了舌头而不能说话。“她就是真理的化身,她戴着面具,从不言说,赫拉克勒斯最终也没有弄明白她身上的谜团。这就是生活的本质、真理的本质。”索莫萨告诉记者。

  语言与观念永远不能完整地表述真理。人类的知识也并不只有科学理论与逻辑,还有意识形态和宗教。理性又具有超强观察力和逻辑推理能力的赫拉克勒斯最终陷入谜团,也正是因为他遇到了一种完全剥夺理性的宗教。于是,被研究的人的行为又变得无法用他的那一套理性和逻辑探知。

  小说中, 人物的对话仿佛一场场哲学辩论。“西方文化中,感性与理性是两极,我希望这两极能在《洞穴》中对话。”而其实,在小说中,文字涉及的矛盾远不止于这一对。“哲学、艺术、文学都是我的爱好。”索莫萨告诉记者,他曾经专门学习过一年哲学。而西班牙是欧洲为数不多的将哲学设为高中必修课的国家。

  在作者的跋中,索莫萨借本书名义上的作者、与柏拉图打赌的费罗德克斯图斯之口说:“别再寻找隐藏的观念、关键的线索和终极的意义!”

  在索莫萨看来,真理的四周依旧黑暗虚无、深不见底,即为“洞穴”。

翻译公司(www.paper-translation.com)


(责任编辑:translation)      


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目录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